实时资讯,随时呈递! 当前位置: Home / 新闻 / 行业动态

液压支架的“盛世危言”

行业动态 | 来源:AIZTO 2017/01/16 阅读:528

红火的市场给了制造企业扩能的动力。激烈竞争下,单纯拼参数、追逐“成套制造”,只会造成能源和技术的浪费。如何回补跳跃式发展后形成的空白点,值得煤机制造企业深思,“去年底到现在,钢材价格以两位数的百分比上涨,人工成本也在上涨,但液压支架的价格却稳都稳不住。”中煤装备公司总工程师宋秋爽说。“液压支架市场门槛低、利润率高,导致很多企业进军这个行业,产能增速大于需求的增速。”郑州煤矿机械集团董事长焦承尧说,中国的液压支架市场竞争会越来越激烈,也会越来越规范。近年来,我国在液压支架领域取得了长足的进步。技术上,实现了本土化。市场上,国产化也很成功。但按目前的发展势头,“盛世”之下,并不是没有“危言”。
 

红火市场


“1974年,我国生产出了第一台液压支架,这是‘三机一架’里起步最晚的。30多年的发展,我国的液压支架是非常成功的,真正实现了本土化。目前世界上最高和最低的液压支架都在中国。”宋秋爽说。中煤装备公司副总经理刘占胜介绍,“十一五”期间,我国在大采高液压支架和放顶煤液压支架核心技术方面取得重要突破,放顶煤液压支架技术达到国际领先水平,高端液压支架制造技术显著进步。随着我国采煤机械化程度的不断提高,液压支架的市场需求也迅速增长。据中国煤炭机械协会的统计数据,2003年,我国规模以上煤矿机械企业液压支架的销售额为14.25亿元,2006年,这个数字跃至74.68亿元,2009年,则为121.83亿元。而去年全国液压支架的销售额,几家大型煤机企业的领导一致估计在300亿元左右。


“我国现有液压支架制造企业70多家,其中具有高端液压支架制造能力的企业约10家。”刘占胜说。据介绍,中煤北京煤矿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去年生产支架4500架,产值超过24亿元,近年来每年都在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但他们坦言,“比起别的支架生产厂家,这个发展速度算是滞后的”。“随着国家对煤矿安全生产管理的力度不断加大,加上煤矿开采现代化水平不断提高,液压支架的需求量还会增大。”山东矿机集团有关人士说。这也是全行业的共识。刘占胜预测,2015年全国煤矿采煤机械化程度将达到75%以上,其中大型煤矿采煤机械化程度将达95%以上。按年增长率10%即略高于相应GDP增长率来预测,2010年至2015年,煤炭行业新建煤矿投资总额为4585亿元。因此,新增煤炭产能需要的煤矿机械设备投资约为1605亿元。液压支架市场继续扩大的预期,给了制造企业扩大产能的动力,也使一些非支架制造企业进入了这个行业。


煤机“怪圈”


“感觉现在生产支架的厂家很多,找上门来的一些厂家,很多连名字都没听说过。”某大型煤炭企业负责采购的部门负责人说,他感觉目前液压支架市场已供大于求。这一点,很多液压支架制造厂商也意识到了。供大于求最直观的反映,是在成本上涨的大势中,支架价格一路下滑。“今年高端液压支架在1.45万元/吨,前几年还能达到1.98万元/吨。现在普通支架跌破1万元/吨的多的是。”宋秋爽说。山东矿机集团统计的市场价格与此基本一致,他们认为现在支架市场价格偏低,约1万元/吨。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显然还不是市场企稳的底端。“90%的大型煤炭企业都把煤机作为一个板块来做,不下20家企业提出了百亿煤机的目标,还有好多中型城市提出要搞煤机,去年全国整个煤机市场的销售额在800亿元至1000亿元。”刘占胜说。仅就煤机市场上最活跃、门槛相对较低的液压支架板块而言,业内人士预测,两三年后将出现明显的产能过剩。优胜劣汰,物竞天择,竞争是促进行业向规范、有序发展的必由之路。但有业内人士提到,目前已有恶性竞争的势头,大打价格战对行业发展未必有利。“担心研发投入会因此降低,阻碍液压支架产业的发展。”宋秋爽说,这几年国内液压支架行业的发展,跟对研发投入的重视大有关系。2004年以前,我国使用的高端液压支架都是德国生产的。神华集团致力于液压支架的国产化后,国内各家液压支架企业都付出了巨大的投入,才有了国产化的成功。


事实上,我国高端液压支架的可靠性和自动化技术与国际先进水平还存在差距,薄煤层、中厚煤层自动化液压支架及其一些关键元部件与国际先进水平仍存在较大差距。


另一方面,在激烈的竞争中,为了显示自己的优势,各生产厂家在产品参数上无限放大,现在最高的液压支架已有7.6米,功率达到1.75万千牛。对竞争中盲目放大参数的忧虑,也是多名业内人士的共识,刘占胜将此称为煤机“怪圈”之一。为拼参数而拼参数,带来的将是能源的浪费和科技的误入歧途。


另一个担心是价格大战带来的兼并重组。很多业内人士表示,欢迎高水平的兼并重组,因为将来企业必定是以质量、规模和成本取胜的。但对低水平的兼并和国外资本的趁虚而入,也需要有所防范。“国际煤机行业的新一轮兼并重组已经开始了,卡特彼勒把比赛洛斯兼并了。国内的兼并重组很快也会开始,国际上的一些企业对此虎视眈眈。”宋秋爽说。


路在何方


刘占胜认为,另一个煤机“怪圈”是对“成套制造”的过分追逐:“所有厂家都想干成套设备,原来干单机的也要干成套。”鞍钢集团总经理张晓刚在谈到中国钢铁行业产能过剩的形成时曾说过,“他有是他的,我没有也要上,中国的产能过剩就是这么出现的”。因此,他认为鞍钢集团将来的发展方向是有保有压,有上有下。这对煤机行业,甚至单单液压支架行业,也是适用的。不求全,求特色,应该是每个企业在竞争大势中安身立命的良策。


在液压支架自身的发展上,宋秋爽认为今后的重点方向有两个:一是加强液压支架的基础理论研究和实验,提高支架的可靠性;二是实现支架的绿色生产。“近几年液压支架的发展速度过快,产品的可靠性研究没有跟上。所以现在就要回补跳跃式发展后形成的空白点,就像股市回补跳空缺口,要不然以后会制约液压支架的发展。”宋秋爽说,现在国内的液压支架,没有一个是经过严密的实验室阶段的,都是做出来直接拉到井下看效果。今年他们准备在北京煤矿机械有限责任公司建立综合实验室,在地面模拟井下环境。中国煤炭赋存条件复杂,如何实现薄煤层、急倾斜煤层等各种条件下的安全支护,保证产品的可靠性,都将是实验的内容。


“在液压支架的生产过程中,电镀是高污染的,乳化液排放也会造成污染。现在国内7米的液压支架重70多吨,比国外的要重20%。”因此在宋秋爽看来,优化设计,绿色生产,是液压支架行业对社会的责任。

在线客服